包工头以为这平日看着窝窝囊囊的山里

时间:1503794482  作者: admin 点击:
  
 
  嫣红的十字花(二十八)
 
  憨厚的牛娃要不是有姑姑姑父的点拨指教,有乡党岳叔的诚心帮忙,真的就可能钻进头脑比他灵活的建云给编排的迷魂阵里出不来了。就这样,还是迟一步走在了对手建云的后面。
 
  他心里一遍遍祈祷着希望真的是像姑父所说的还没有到岳叔打听到的那样不可收拾。万一他们要是真如厂子里人们议论的明铺暗盖睡到了一块,那自己就没有一点点脸面在人前站立了!水性杨花的女子不是农村人希望的老老实实过日子的女人。
 
  就这已经引起别人议论纷纷的状况,憨小伙牛娃这个浑身热血涌动的汉子,也把那个廋小猥琐的建云恨的牙根痒痒的想张口就撕下一块肉来!不要看他平日里不多张扬,默默地闷头干活,谁即使说几句欺头话也多是一笑了之,不太计较。可谁要是认为山里娃软弱好欺就错了,要是那个欺负得他超过了忍耐限度,表面平静的岩石下涌动着的岩浆,一旦爆发,那就是可怕的天崩地裂!
 
  在县里的工地干活的时候,一个包工头欺他人老实,给他派的脏苦累活不说,年底结帐的时候还要找借口克扣他十几天工资,他不言语,先领了工资表上要给的几千块钱,然后又阴沉着脸去找包工头,只问了一句:“我的钱你到底给不给?”
 
   娃是来求告的,就想也没想说:“扣就扣了,你问得啥?”说着就起身收拾要出门去。
 
  突然,谁都意想不到牛娃这个老实娃,右手臂一弯曲,就从左胳肢窝里抓出半块砖头,以闪电的速度照着包工头的左脸庞就是一家伙!包工头眼目里金星黑影一闪晃,就栽倒在地上了,头里边飞轮一般疯转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摸着发面一样肿起来的半边脸和仍然嗡嗡有声的左耳朵,似乎不认识牛娃似的用右边那个还能睁开的眼珠子睁得圆圆地痴瞪着牛娃。瞪了好一会,才用颤抖的手指着牛娃说:“好,好小子,你给我等着,有你哭的时候!”
包工头以为这平日看着窝窝囊囊的山里
  高大结实的牛娃两手插腰叉开腿向下看着还在地上挣扎的包工头说:“你碎爷既然揍你,就啥啥都不怕!我哪里都不去,人就在这里,还用你等啥?你以后要咋就咋,今天不给我好无白被你吞了的几百块钱,你就不要活着出这个门了!我把你碎做了,就去公安局投案自首,大不了一命抵一命!反正山里人的命贱,不值钱!”
 
  包工头乖乖从皮包里掏钱给牛娃补足了工资,后来一直到工程结束,都没有再敢故意欺负过牛娃一回。工友们后来问牛娃:“你这个看上去八板子都打不出臭屁的老实疙瘩子,发起火来咋那么怕人?”牛娃只淡淡地说:“家里我大得病都舍不得钱买药,硬躺在炕上扛。这狗日的黑心东西,嘴都不张就扣了我几百块!”又不说话了。
 
  这次,牛娃要不是姑姑姑父劝着拦着,他给建云身上捅十八个血窟窿的仇恨都有!农村人再老实,也没有愿意带上绿帽子而无动于衷的道理。
 
  牛娃心里千遍万遍念叨着:“贼建云呀贼建云,你狗日的就不要叫我牛娃手底下遇着你!我再见不着你是你狗日的运气。我要碰住你还要粘着我媳妇兰草,我牛娃你非把你狗贼东西碎做了不可!”尽管姑姑姑父和老父亲经常谆谆教诲他遇事容人忍让,退一步海阔天空,可严酷无情的生活教会了吃亏忍气的最低限度。对那个包工头的一砖头,就是最好的实践检验。
 
  自从和兰草订了婚,牛娃就把自己的美好将来都设计得和兰草紧紧在一起了。那个订婚酒一喝,牛娃就毫不怀疑地认为,那个健康动人的叫做兰草的姑娘铁定是要和我牛娃过一辈子的人!在山里娃牛娃的眼里心里,兰草就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姑娘,是王母娘娘开恩从天上给他牛娃降下来的七仙女,是他牛娃命里注定要和他过一辈子的女人!他可以为了兰草干活挣得吐血也没有怨言,要是有条件,他就宝贝一般把兰草养在家里贡起来,让她啥啥活重活都不干专门看门养孩子,他要和兰草生一个班的娃娃使几门子断了后的这个家兴旺发达起来。
 
  在建云安排给他的那个工地上,牛娃要是早知道那是建云给他的脚上拴绳使的绊子,不要说只是一个空荡荡的四围只有矮墙的野地里,即就是站岗拉铁丝网的监狱,他牛娃也不胆怯赴汤蹈火!为了保卫用一家子几代人的血汗钱加上姑姑家的倾家资助,才换来的这个可心的婚姻,要牛娃怎么做他都不会眨眼怯场!
 
  在那个旅馆里,姑父再三叮嘱他:“牛娃呀,古人言‘小不忍则乱大谋’,特别是在这男女之间的关系上,许多人单凭表面的现象,听了局外人的瞎议论,就炸药遇火一样爆炸,闹出了没有退路的大事来,到后来两家的人都卷进去不是身败名裂就是血里面捞骨头,一个个往坟里抬棺材,给监狱送住客的都有,咱几家子人都盼着你能平平安安结婚生子,不想你出一点点岔子。人都说你老实的像个木头,可你姑父我看得出你是外浊内秀、外柔内钢的人。平时不多说话并不是你脑子里啥事都不想。遇事多想想你离世早的妈还有你九泉下盼着你顶门立户的爷爷伯父、你在沟底下守着攒了多半辈子钱的老父亲。千万不要犟牛不回头一褶子想事!兰草就是走错了一步路,我和你姑姑都知道她和她妈一样,是个能过日子的女子,咱明天去见了兰草,啥啥多余的话都不说了,哄着她听话回去和你完婚。结了婚,就一河的水都开了。”
 
  牛娃姑姑也劝说:“你姑父说的都是代你大说的己人话,你可要听进去呀!这婚姻大事上把不准火候,头一热,话放出去了,手伸出去了,要收回来就难了。你没有真凭实据,要说人家兰草的不是,人家给咱一变脸,说是咱家想悔婚,故意编排坏兰草的名声,咱张口也是秃舌子,人家一口咬定是咱家先悔婚的话,咱就人财两空啥都没有了!厂子里的那些人也都是胡乱猜测的,哪一个会给你作证?事情闹到桌子上,光兰草那个滚刀肉爹你就有八张嘴也说不过。咱原上有的男方提出来退婚的,不但一分钱的礼金要不回来,还被女方闹腾得给人家多出了脸面钱才了事的。”
 
  牛娃咬牙说:“我把他建云狗日的捉到场!”
 
  牛娃姑父说:“你瓜娃瓜想,趁现在还陷得不深不把人抓过来,还等啥狗屁现场!我说你脑子进了水了还是吃了糊涂药了?你以为你是大款的儿子还是大官的公子,大姑娘排着队等着你挑挑拣拣?就人家兰草姑娘,要不是她大犯了那事急等着钱,她会情愿和你几辈子穷汉的一家子光棍的沟底下的牛娃订婚吗?你哥哥长相不如你还是力气不如你?不也去老山里给人家的磨子拉套去了?再出力下苦都是养活的人家外姓的孩子!”
 
  牛娃姑姑不依了,说:“你咋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山沟里的娃就不是娃了?是猪还是狗!”
 
  牛娃姑父说:“你到底生的啥气些?我不美美敦你侄子牛娃几句,他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像那样抱着气,明儿格见了兰草和她妈,事情能平平顺顺倒场吗?”
 
  牛娃姑姑也对牛娃说:“好牛娃,乖乖听姑姑姑父的话,去给兰草多说上些好听话,女娃好哄。几句好话心就转向了,要是你们都好好的和好了,现在不用先结婚都成,你就也租一间房子住在兰草妈她那里附近,天天见着兰草,有时间就接送她上下班,给她买些零碎小东西,慢慢就会互相知心的。听说那个建云长得就是一个到不了人面前的丑八怪,我不信兰草会丢开你看上他!”
 
  牛娃姑父说:“那都是以后的事了,明天去了咱看情况。以我的想法,干脆给他俩把婚事办了,两个人公之名分过活在一块儿,外人要插进来,打坏他狗日的腿都没有说的!”
包工头以为这平日看着窝窝囊囊的山里
  一夜,两家人都没有安安静静好好睡觉。
 
  天还没有亮,地下室里的兰草妈知道牛娃他们一定会来,就早早起来,跑去找了一个轮休的清洁工替她顶班,回来叫起儿子宝儿,收拾早饭给儿子吃了,自己没有胃口,只喝了一点稀饭。给儿子说:“宝儿,你回来见着妈妈了,这一两天我就和你姐姐去看你到底在干啥活。”递给了宝儿几块钱说:“你拿这钱坐公共车回去吧,在人家那里学技术,要好好干,没事就不要经常请假胡跑了,免得老板有看法。”
 
  宝儿不愿意走说:“昨天,建云哥哥已经给我请了假了。我还没有见着我姐姐呢。”
 
  兰草妈怕牛娃家来了要找兰草说话,那个尴尬场面里,有宝儿不方便。就哄着给宝儿说:“我和你姐姐今天全天都要上班呢,你要见你姐姐,也不在乎三两天,我们很快就去看你。回去吧,给老板留个好印象,对我娃有好处。”硬拉着宝儿去街上的公交车站上了车去了。她站在街口想了想,毅然去了兰草在厂里的职工宿舍。
 
  兰草晚上十二点下班的时候,建云已经上班了。她耽心着牛娃会跟着他姑父姑姑会合了妈妈一起来逼她说清自己和建云的关系,怕牛娃那碗口大的拳头会向他身上抡下来。她很早就起来默默地和衣坐在床上等着建云八点钟下班,她心里惶惶急需有人给她出主意。
 
  忽然门被人从外面用钥匙打开了,其她人都还在梦里熟睡,兰草看见是一楼值班室的楼管师傅用公用钥匙开的门。
 
  楼管师傅轻声告诉兰草:“我知道你睡不着。你妈妈来了,我怕惊醒其她人,就没有在下面喊你。”
 
  兰草连忙下床和楼管师傅一起去了一楼的门厅。
 
  兰草妈就站在门厅中间等着。兰草知道妈妈的来意,默默地跟着妈妈后面到院里去。
 
  兰草妈不声不响和兰草一块走过院里通外面的水泥道路,出了清早不到交接班时间,还没有多少人走动的大门,才给跟着的兰草说:“兰草呀,我们娘儿俩该好好谈一谈了。我不熟悉这里那儿有清净少人的地方,你给咱寻个地方吧。”
 
  兰草说:“这里街上和广场到处都人满满的。还都不如厂里的角落弯来弯去的小路上人少一点。”
 
  兰草妈断然说:“不去!我怕被人指脊背说闲话。”兰草默默无语了。
 
  兰草妈说:“要不成还回那地下室去吧。”心里想着:“我咋把人活得这么个光景了?和女儿说话也都要老鼠一样钻到黑黑的地底下说。”
 
  兰草不想跟妈妈回去听指责,就说:“妈,以后再说吧,我早上还有事哩。”
 
  妈妈生气说:“你半晚上就下班了,还有啥重要事?我知道你等着那个货给你出瞎瞎点子哩,他把你引上往火坑里跳你咋看不出来呀!”
 
  兰草恳求说:“妈妈,你不知道,建云哥哥是个好人。”
 
  妈妈一下子又火了,嘴皮哆嗦着说:“你鬼迷了心了,你跟上那东西跳火坑,带进去的不是你爸你妈两个人,还有你舅舅家一大家子的脸面呢。他们都到人面前还去不去呀?你姨夫姑父和你爸爸不和,好几年都不和咱家来往了,为你的婚事热心肠跑来跑去图啥呢?还不是看牛娃是个好娃?”
 
  兰草说:“我自己的事,自己担当!是崖是井我愿意!”
 
  兰草妈一口气上不来差点晕倒了。兰草赶紧上前扶住妈妈,拍打着妈妈的后背说:“妈妈,都是我不好,我听你说还不成吗?”
 
  妈妈等气顺过来说:“兰草,你凭良心说话,是妈妈逼着你和牛娃订婚的,还是你自己心甘情愿的?你现在要把人面前说出去的话收回去,是想逼着你妈妈也不到世上活了吗?”
 
  兰草张口结舌无话可说。
 
  这时候,牛娃和姑姑姑父从公交车上下来,看见了兰草母女俩。牛娃姑姑亲热地大声喊着:“兰草,兰草!这么早和你妈妈上街呢!”几个人都快步跑过来。
 
  兰草知道,这时候想走开也由不得自己了。只好搀着妈妈等着牛娃他们来。
 
  这几个当事人终于凑在一起了,后面会是一番和风细雨还是一场暴风骤雨呢?
您可能对
      热门产品
      相关产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