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大发麻将四周是修剪的见棱见角的榆树墙

时间:1502180267  作者: admin 点击:
  打小就喜欢花,说不出什么理由,大概是本性使然吧。母亲常说:“一个男孩子就稀罕花草,长大准没出息”。对于母亲的话
  
  我总是置若罔闻,照旧做我拈花惹草的勾当。可母亲的话不幸言中了。和我一起读书的一个男孩如今做了京官,每次衣锦还乡
  
  都是由地市乡村四级领导陪同。那阵势,风光!村里人有些在啧啧称羡的同时去拐弯抹角的攀亲戚,有一些理所当然的努力套
  
  交情,还有一些就只能望洋兴叹了,虽不屈膝但也卑躬了的。我就是没上去贼船那一伙的,但我没叹,没躬,没屈膝。在这样
  
  山花乱缀的季节,阳光晴好,云淡天青,提溜个篮子挖筐婆婆丁,再炸一碟辣椒酱,砸吧几口烧刀子,小日子,滋润,嘿!给
  
  金子都不换。
  整个大发麻将四周是修剪的见棱见角的榆树墙
  可母亲的话的确应验了,她老人家苦了一辈子,写到大发麻将这蛮心酸的 ,权当矫情吧。
  
 
  念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盖了新学校,榆树墙里边就是大大小小的花坛,各式各样的
  
  花。有许多到现在也叫不上名字,但这不妨碍我喜欢。夏间,每个课间休息,我都第一个冲出去,到花朵跟前闻闻,蹭蹭,摸
  
  摸,看看。胖胖的蜜蜂趴在花蕊上拱来拱去的吃蜜了,花蝴蝶像热恋的小姑娘小伙子一样跑来跑去的嬉闹了,趣着呢。最妙的
  
  是扑捉红蜻蜓了,别看这家伙长得精明,实际上是个憨货,它就喜欢落在无遮拦的高处,当你小心翼翼的摸到它跟前,悄悄地
  
  ,慢慢地伸出两根指头,快速一夹的时候它却扑棱一下跑了,可是不一会儿,它又转回来挑逗你,于是你想个法子,伸出一根
  
  手指,不需要抹蜜,它就会乖乖地停下来,这时候它就是你的掌中之物了,任你摆布了。
  
  小时候捉昆虫完全是因为好奇,在我手里很多时候都是捉到又完好无损的放生了,但也有意外发生,不幸而酿成悲剧,这是我
  
  所歉疚的,直到现在还在深悔着。要知道,它们和我一样的喜欢花花草草呢。
  
  花看的久了,就萌生一个小小私心,但我终究舍不得把开的茂盛的花朵掐下来,就趁夜色去偷整株整株的花。还记得当时做贼
  
  的感觉,心嘣嘣地跳到嗓子眼,怕出动静,偏要咳嗽,哆哆嗦嗦的抠下一株来,满头大汗的溜走了。现在想想做采花贼的味道
  整个大发麻将四周是修剪的见棱见角的榆树墙
  还禁不住笑呢。然而这时候偷出来的花是无论如何养不活的,那时候小,为那株没养活的花伤心了好一阵子。
  
  后来,四处讨一些花种子,种在园子里。有扫帚梅,蒲登高,山芍药,还有美人蕉,还有几种不知名的,每到夏天都挤在一起
  
  热热闹闹的开着,像一大家子团团在老槐树底下纳凉一样。可奇怪的是别的花都开得放纵,唯独不见美人蕉开过,每天只看到
  
  它一地的萎瓣。母亲说:“美人蕉在凌晨开放,日头一露头就落了”。于是,我在第二天凌晨大约两三点钟光景,搬个小凳子
  
  ,两手支着腮坐在那里等待花开。预先还是个小骨朵儿,不知觉的就张开小嘴了,就是一张笑脸了,突然就是一个美人婷婷的
  
  晃在眼前了。她似乎用尽力气绽放,在晨风里微微摇,真是千娇百媚。我惊诧她的美,娇柔里不乏倔强。我几乎听到她的絮语
  
  ,触及她的浅笑。然而,只一刹,在我不错眼珠里她谢了。我当时为她的美艳无人得识而叫屈不平,为她的逝去的生命懊恼伤
  
  怀。现在想来,我当时的思想是多么幼稚,这生命的辉煌与勇气是我该用最高的礼遇去敬仰的,而不是殇。
  
  渐渐地我长大了,对花已经不那么钟情了。我开始出去疯,抓蝈蝈,捞小鱼,逮水爬子;到松树林子里看小鸟,并听它的各式
  
  各样的叫唤。许多年来,我听过许多乐器演奏的许多大发麻将曲子,但我敢说,没有一种苦心经营的声音可以和大自然的声音媲美。就
  
  在那时候,我在林边发现一种小花,像豌豆花那么大,天蓝色的朵,马齿笕一样的叶子,我就莫名的喜欢它,超过以前所有的
  
  花。我把很多的它栽到园子里,母亲却非要把它大发麻将铲除。母亲说这花皮,赖园子,只要有兰花菜的地方,菜蔬是长不好的。母亲
  
  执意把它拔下来,放在毒太阳下的矮墙上晒着,过了几天它大发麻将彻底风干了,突然一场小夜雨,它居然活过来,居然开出浅蓝的朵
  
  。它自顾自的活着,把一根须扎进矮墙的泥土里,它很高兴,大发麻将没觉得受过虐。我也很高兴。
  
  兰花菜对于生命的尊重简直使人敬畏了,那份在任何环境下兴高采烈的活着是我无法触及的。我想为它写篇赞美的赋来着,日
  
  复一日的辛劳已将要磨灭我当初纯真的感觉,它快要淡出我的视线了。今天想起它所作的这篇小东西,算作对我良心的交代,
  
  我并没爽约。借此以谋求某种心安。
  
  其实除了这些园栽和野花外,我在隆冬季节还养一些盆栽花卉。小时候养过很多种大发麻将,知道名字的大约只有玫瑰,月季,吊兰,
  
  八里香和九月菊。九月菊无香,白朵,花瓣卷曲,大发麻将经冬不谢。玫瑰呢,馥香浓郁。我小时候心思重,经常失眠,但很奇怪,只
  
  要嗅几口玫瑰香就能睡得踏实。所以对玫瑰特亲,连它的刺都觉得可爱。曾经有一次,在玫瑰花凋零季节,我把花瓣收起来风
  整个大发麻将四周是修剪的见棱见角的榆树墙
  干,然后灌在枕头里枕着,枕它的香。然而不久从密麻麻的针线脚里钻出很多小虫子,我最恶心这些没骨头的大发麻将东西,吓得我把
  
  枕头扔到野外,大发麻将自此在不敢收落花了。
  
  我喜欢花,但不痴,充其量是个小毛贼,算不得大盗。我爱它,却不懂它。有几年,其实是很多年,多少年呢?就是生活的艰
  
  辛足以把一个帅小伙变成糟老头那么一截。我没养花。直到去年夏天,我去县城新华书店买书,大发麻将遇到一位在街上摆花的老婆婆
  
  ,我精心的选了三盆,一盆仙人指,一盆麒麟掌,大发麻将一盆文竹。喜滋滋的把花运回来,文竹和麒麟掌摆在书桌上,仙人指放在电
  
  脑桌上,嘿!那个美,甭提了。那段时间,只要家里来客人,我就要显摆一下:“看,这几盆漂亮吧!”人都虚应:“嗯,嗯
  
  ,好看,好看”。于是我像个孩子似的大发麻将满足。
  
  到了冬天,我把几盆花搬到大发麻将卧室,放在衣柜上头取暖。每天太阳出来,大发麻将晃得玻璃片淌道道的时候,我就踩着凳子把花挪到窗台
  
  上,就这样捱着漫漫冬季。开春的时候一盆麒麟掌先枯亡了,过了几天仙人指也别我而去,仅存的一盆文竹也开始黄叶子,蔫
  
  蔫的,像害一场相思。我为卿倾尽全部,卿何故负我?今春多雪雨,风大作,我的心情沉重至极。前几天去请教卖花婆婆,婆
  
  婆说:
  
  “你太在乎了”
  
  我一下子怔住。
  
  哦,原来爱也是伤害。
您可能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