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的错处便在于明知自己的短处而不思悔改

时间:1502180219  作者: admin 点击:
 
  古今诗论,不是太简,就是太繁。太简的,是清以前古代的,虽字字珠玉,需要一根丝线穿起来才好;太繁的,是当代的,大
  
  多有一种说不清的故意行为,如果不是计算字数卖钱,那就是卖弄学问了。
  
  我曾经读过几本诗论,太简和太繁之间的是空白。但我想,那时颠沛流离失家丧国的文人是不缺少文化良知的,他们的作品一
  
  定可读,就算有所局限,当是肺腑之言。如有缘法,你和我都看看?
  
  其实,我是极愚钝的人,这不是谦词。我此生,我不愚吗?何况我的一切和艺术
  
  沾边的事物都在年少时夭折了。及至四十岁,日子渐渐安稳,浮躁的性格也沉稳了,才萌生一颗闲心粉饰精神的侏儒了。
  
  忘乎所以时,曾大胆答应一位友人写写对于诗歌的看法,我又能有什么好的看法呢?今天诸事不顺,抓心挠肝的,黄昏时分又
  
  吃多了止疼药,现在胃不舒服,怎么也睡不着,心想: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找点事情做,也算对承诺有个廉价的交
  
  代,你说,是吧?
  
  古人云,抛砖引玉,我的怕是砖也不是,也不知能引出什么物件。算了,老太太的裹脚布也裹到头了,还是拾人牙慧吧。
  
  据说诗歌有三种表现形式:现实,浪漫,和超现实。其实这三种没有绝对的界限,一个好的诗人,既是现实的也是浪漫的;既
  
  是浪漫的也是超现实的。当下的国内诗歌市场,要么现实到口水,要么浪漫到下身,要么超现到不知所云。一首诗由于对意象
  
  的难于把握是有多种解读的,这无可厚非,但超现到诗人自己都不知所云就不可取了。以前的诗歌大多是向往崇高的,当下一
  
  味崇低,这话可能消极,好诗不是没有,只是很少遇见。大概一是因为我脚步懒,二是鉴赏能力所限所致吧。
  
  诗歌的表达方法主要的有抒情、描写,和叙述。现代诗一般很少用到议论和说明。自十九世纪提倡纯诗之后,更是连叙述都拒
  
  绝了,那一时期,诗歌走上了极端。二十世纪英美的一些诗人和评论家为了抵制纯诗的风气,又提倡一种相反的论调——不纯
  
  。有时我想,诗歌很像政治不是偏左就是偏右。其实,诗歌是充满个体灵性的,一切的表达方式都是手段,你认为呢?
  
  诗歌的表现方法很多,什么联想法,间接法,欲擒故纵法;开合法,翻案法,先扬后抑、先抑后扬法;对比法,虚实相生法等
  
  等,等等。修辞技巧更是数不胜数,这一切全在多读多看多想多记上下功夫。但古今中外的大诗人的诗歌都是朴素的浑然一体
  
  的,从中很难发见技巧的雕凿,一切技巧都巧妙地淡化了,所谓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什么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
  
  东流,什么西风残照,汉家陵阙,什么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大抵如此。
  
  真正的诗歌,淡到寻常。从一首诗里找不出精美的句子,整首诗是一个整体,多一字便多了,少一字便少了,那份沉甸甸的重
  
  量是一分一毫也动不得的。
  
  一般来说,诗行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其实这是不对的。好的建行和结构一样是能有效的表达诗人的内在情绪的。这需要多看,
  
  多用心理解,这么说不证明我懂,我也是别处抓来的,你不必感谢。
  
  意象是一首诗的筋骨,它本身就是语言。那什么是意向呢?大概就是心意、所要表达的意思和外物的结合吧。这是我粗浅的想
  
  法,也许对也许错,这很重要,你要学会甄别。更为重要的是,你所寻找的物一定要符合你的意,力求准确、生动、新颖、别
  
  致的完美组合。万不可随意焊接,组合成二或二加二组合。我经常不是二就是二,幸好我不是湿人。北方的春风入骨,随时可
  
  能风干,我,很放心。
  
  诗歌的最小单位是语言了,一般以为语言仅局限于色彩和声音,乃至韵律。这似乎是有局限的,至少语言该包容语言之外的容
  
  量,这大概就是古人所说的含不尽之意于言外吧。有人说诗歌的语言像铀,我以为是。路过的,你可以不认同。
  
  诗歌的精髓在于联想和想象,这是不可说的东西。一切可说的事物都不是形而上的,一切不可言说的都具有玄妙的迷人的诱惑
  
  。朦胧诗之所以美,之所以备受争议,在于曲笔,在于刁钻古怪的意象,更在于汪洋恣意的想象。清人沈先生说:诗有别才。
  
  这话很耐人寻味,或许是指惊奇的句子?或许是指独具匠心的构思?或许是自觉地不肯与人雷同,甚至不与自家雷同?也许都
  
  是。但我以为最是的应该是指联想和想象了。别才,是一个人独有的心胸气质,或高古,或超迈,或豪放,或旷达,或婉约,
  
  或冲淡······或许我所说的只是为了打发一段寂寞无聊的时光
  
  一定是的
您可能对
      热门产品
      相关产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