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我的普夏身上学到了大发麻将的无畏和勇敢

时间:1503325813  作者: admin 点击:
 
  昨天,一个朋友听说我过生日,就送给我一只大公鸡做生日礼物。
  
  公鸡是活的,是朋友从市场上买来的,好大的一只。它的双脚被结实地束缚着,不能跳跃和行走。它的身体在瑟瑟抖动,应该是让这冬冷寒天给冻着了。
  他在我的普夏身上学到了大发麻将的无畏和勇敢
  妻子给公鸡拿来些温水,让它喝。我也赶紧给公鸡松绑,并找来吃的喂给它。可是大公鸡却不吃也不喝,不走也不动,似乎没有了力气。
  
  这可愁坏了我们。妻子问我该怎么办。“杀了呗。”我信口说。
  
  “拉倒吧,你敢杀呀?你快把它送回去吧。”妻子惊恐地一边说一边拉着儿子要离开。
  
  我倒是真的没有杀过鸡。于是,我就回想起小时候我的父亲杀鸡的情景。
  
  每逢年节,父亲有时就会杀鸡炖肉给我们吃。父亲是个有文化的人,他从来都不恶言恶语,更不用说杀猪宰羊了。印象中他每次杀鸡都很纠结,并常常自言自语地说些安慰公鸡或者安慰自己的话。每次杀鸡他都不让姐姐和妹妹看,而我和哥哥却往往会成为他的助手。在这一件事情上,父亲常常告诫我们说:“女孩子要温婉,和善。男孩子要无畏,勇敢。”
  他在我的普夏身上学到了大发麻将的无畏和勇敢
  小时候,倒是蛇、鼠、虫、蝎一类常常成为我的“刀下鬼”。一脚踩住蛇头,一手抓住蛇尾,一刀砍下去,蛇变成两段,再数刀把蛇切成几段。一铁锹拍扁了欲逃的老鼠,再狠狠地拍上几铁锹,直到让它的血肉在泥土里变得含混模糊为止。用手抓住虫子的头尾,然后用力扯断虫子的身体,让它的头和身体分离。一脚踏上去,再用力来回地碾上几下,就可以让恶毒的蝎子灰飞湮灭……
  
  但是我始终没有杀过鸡。今天我要杀鸡,心里也似乎闪念地一惊,不过,我并没有畏惧。我觉得我得益于小时候父亲的教育和我小时候的勇敢。
  
  突然想起十几年前函授学习的时候,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教员问我:“你有小孩了吗?”我说有了。“那你的孩子一定是个男孩子。”她又说。我问她怎么见得,她说:“你的言行和气质告诉我,你很霸气,很阳刚,有男人的气血,所以你的孩子应该是个男孩子……我很欣赏你,将来我要是想生个男孩子,就去找你……”
  
  虽然只是说笑,但是她的话一直让我印象深刻,以至于今天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还会让我想起。如果如她所说,我很霸气,我很阳刚,那么我觉得与我小时候的敢于杀蛇、敢于杀鼠的历练有直接的关系。
  
  其实渔猎和捕杀,自古以来就一直是我们取得食物的主要方式。没有渔猎和捕杀,我们人类如何才能繁衍到今天。而渔猎和捕杀是需要勇敢和无畏的,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勇敢和无畏才历练了男人的霸气和阳刚。
  
  我当然不希望我的儿子唯唯诺诺,胆小如鼠,不希望我的儿子像个女孩子那样怯懦柔弱,躲躲闪闪。
  
  我知道,虽然这是我第一次杀鸡,但一定是对儿子一次难得的教育机会。我甚至想,他可以永远不杀鸡,但他绝不能缺少这样的勇敢,我要很好地示范给他看。
  
  我喊儿子过来。这该是他第一次看到他的父亲杀鸡,也该是他第一次经历这样的猎杀。儿子并不怎么害怕,我知道,那是因为我没有表现出害怕。
  
  我杀鸡麻利干净。我的表情镇定自若。儿子很细心地看了我的一连串的杀鸡动作,并多次认真地看了我的表情。我觉得我给他做了很好的示范。
  
  鸡挣扎的时候,儿子突然上前,一脚帮我踩住了扇动着的鸡翅膀。对此,我很欣慰。要知道,儿子踩的这一脚,足以证明他学到了我的勇敢和无畏,足以证明了他的勇敢和无畏。这场景让我想到自然界中的狮子、老虎教它们的孩子捕猎的情形。
  
  我记起毕淑敏的一篇文章——《青虫之爱》,里面大概讲了一位母亲为了不让她的孩子害怕青虫,而选择了掩饰自己恐惧青虫的故事,表现了这位母亲对孩子的爱。
  
  就因为这位母亲在看到女儿手里抓着青虫的时候,硬是把喷到舌尖的尖叫,咽了下去,极度的克制并掩饰了自己对青虫的恐惧,才使得她的女儿不再像她那样害怕青虫。要知道,这位母亲从小就害怕青虫,她对青虫恐惧的程度到了至极。她之所以掩饰,是因为她不想再让她的女儿像她一样,一辈子都害怕青虫。
  
  其实青虫和公鸡没有什么两样。小女孩不害怕青虫,是因为她的母亲在她面前没有表现出恐惧和害怕。我的儿子敢于帮我杀鸡。
  
您可能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