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记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杭州夏普一句话

时间:1503325695  作者: admin 点击:
  今天不说善恶。今天只说穷富。
  
  前些天,一个小妹妹送给了我一本2012年的台历。今天,一个大姐姐送给了我一幅新春的对联和福字。看来是真的又要过年了。不管是穷人还是富人,大家都欢欣鼓舞,喜悦挂满了每个人的脸上。
  谨记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杭州夏普一句话
  我是穷人,我要过年,所以我就高兴。这一点上,我和那些富人没什么两样。因为地位、金钱和权势买不来喜笑颜开的声声祝福;因为香车、美女和豪宅换不来热气腾腾的饺子。
  
  谁也不怕过年。富人不怕过年,因为大把大把的银子花出去,就能换来琳琅满目和脑满肠肥,喜庆得很。穷人也不怕过年,一根红绳,或者笔墨丹青,就能换来花开富贵和喜上眉梢,也喜庆得很。这一点上,有钱和没钱都他妈的一个样。
  
  自古以来,就有穷人和富人之分。穷人确实是穷怕了,所以最怕的是没钱。富人确实是富惯了,所以最怕的是钱没。要知道,就为了这一点,穷人和富人都很不容易,都在为此而苦苦挣扎着,坚持着。这是两个怎么样艰难的群体?
  
  有时候,我想想,好像这些不该是人们生活的本来。
  
  有时候,我再想想,在钱财面前,人们似乎都为此改变了自己的秉性,不能去做自己愿意做的事情。大家的目的变得简单而直白,那就是穷人为了不再穷,富人为了更其富。可是终究呢,还是穷的仍其穷,富的尽其富。这叫人多么尴尬而无奈啊,一想到这,我就想哭,然后就泪流满面。
  
  如果你问我钱财是什么东西?我会回答说——难道这还算是一个问题吗?你问我为什么这么回答,我会告诉你——良田万顷,日食三餐,大厦千间,夜眠八尺。然后其余的问题你自己去想吧。
  
  如果你问我需要钱吗,我会回答说——我特别需要钱。因为我需要用钱来做很多事情。没有钱真的做不了。比如我想出书,没有钱就一直都出不了。如果我有钱,我就去做这样的事情,我绝不会做守财奴。
  
  守财奴的事情可以放到一边,不消说了。其实人最可怕的是执迷不悟的去拜金,把金钱看成比亲爹亲妈还亲。什么“没啥别没钱”,什么“钱财不是万能的,没钱是万万不能的”云云。要知道,钱财不是你一人所有。比如水可以漂走它,火可以烧掉它,官可以税赋它,匪可以盗抢它、子可以挥霍它等等。大家也总是在挣扎不起了,坚持不住了的时候,才领悟——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但即便到了这个时候,也有为自己开脱之嫌。
  
  佛教里一个故事,对我很有启发。一日,婆罗门去向苦行者萨坦那要福报。萨坦那一无所有,把自己拾到的点金石给了他。婆罗门用点金石点了铁锁,铁锁立时成为金锁,婆罗门大惊,他拜倒在萨坦那脚下,叩问他何以拥有点金石却轻视黄金。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但是我想每个人看到这里都或深或浅地有所收获。
  
  道教里有财神爷和摇钱树的说法。我看是非要在人的生前和死后弄个均贫富的名堂出来不可。可是末了的结果呢,我不说,你也晓得。
  
  你也不用信我的。说来说去的,不过都是些迷惑骗人的东西。比如说道教,它研究长生不老,可是到现在也没有谁活过了二百年。比如说佛教,它研究生死轮回,可是到现在,我也没看到先我而死的谁又活生生地出现在我眼前。再比如说西方的什么教,它总是说“阿门”、“阿门”的,应该是“但愿如此”的意思,可是到现在也没有一件事情真的“如此”了,你争我夺的,总是不消停。
  
  但是我希望你能,用以指导你以后的言行。这句话是——钱财如粪土。
  
  难道不是吗?你想想,百年之后,穷的是一捧土,富的也是一捧土。
您可能对
      热门产品
      相关产品
      相关新闻